德国外交部发言人斯特芬·赛伯特10月23日说,德国政府得到情报称,默克尔手机可能被美国情报机关监听。

德国政府的消息来自《明镜》周刊,根据《明镜》周刊的调查,美国情报机构绝不仅仅只是窃听默克尔的手机,美国驻柏林大使馆就是一个窃听站,这一秘密的曝光对德美关系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里不仅是黄金地段,还是外交官的梦想。对于一个大使馆来说,再也没有比柏林普拉茨广场更理想的位置了。从这里到德国国会大厦只有几步路之遥。美国大使只需步行走出大使馆,就可以直接注视勃兰登堡门。

当美国驻德国大使馆2008年搬迁到现在的地方时,曾举办过一个巨大的“派对”,受到邀请的客人超过4500名。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亲手剪断了红白蓝相间的彩带,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发表了温暖人心的演讲。从那时起,每当美国驻德大使接待贵客时,他必定带客人在使馆屋顶的露台散步。从那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德国的国会大厦和以前的王家猎场,甚至可以瞥见德国的总理府,这里是德国的政治中心。这真是个理想的位置,不仅对外交官是这样,对间谍也是如此。

《明镜》周刊记者在柏林和华盛顿进行了艰苦的调查,他们采访了很多情报官员,搜集了美国国家安全局泄露出来的以及从其他渠道得到的很多文件。《明镜》周刊记者得出一个结论:美国驻德国大使馆的功用绝不仅仅是促进美德友谊,它还是一个间谍窝。使馆的屋顶由美国中情局和国安局安装了一个特殊的监视器,可以窃听到德国政府大楼里的手机。有证据显示,安插在普拉茨广场的特工近年来专门针对默克尔的手机进行了窃听。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间谍丑闻由此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并且已经严重威胁到大西洋两岸的伙伴关系。仅仅是默克尔的一部手机被怀疑受到窃听一事,就已经在过去的10多天内引起了美国和德国的关系呈现高度紧张的态势。

对于默克尔来说,再没有比窃听她的手机更敏感的事情了。手机就是她履行权力的工具,她不仅通过手机领导自己的党派基民盟,还通过手机对政府官员发号施令。默克尔使用手机相当频繁,今年早些时候,德国政府内部还曾讨论要不要把她所发的短信归入文字档案。

默克尔曾经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她觉得自己的手机被监控了,谁知一语成谶。只不过,默克尔做梦也想不到,窃听自己手机的,会是自己最信任的盟友——美国。

10月23日,默克尔给美国总统奥巴马打了一个措辞强硬的电话。据民调机构YouGov的调查,65%的德国人赞成她的反应,四分之一的人甚至认为她的反应过于温和了。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召见了美国新任驻德大使约翰·爱默生,并用了一个形容流氓国家的手势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美国国安局的事件已经动摇了德国政治的确定性,即使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长期以来一直是华盛顿的忠实盟友,现在也不得不公开质疑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行性。默克尔的总理府现在的态度是: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更显著的方式澄清有关情况,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有可能被搁置。

“对自己的盟友派间谍,没有这样干的,”默克尔10月24日在布鲁塞尔欧盟首脑会议上说,“现在必须重建信任。”但是这话说出去好几天后,美国没有任何反应。

8月中旬,默克尔的首席幕僚罗纳德·波法拉曾轻描淡写地表示,美国国安局的丑闻该结束了。德国当局没有向外公布自己的发现,只是发表了一份干巴巴的声明,说美国国安局的领导表示他们一直遵守着各国之间的协议。

现在,灰头土脸的不只是波法拉,连默克尔也很尴尬,她和奥巴马站在一起时像个政府首脑,但背地里,她只是美国情报机构的一个目标。10月24日,一家德国网站模仿德国外交部发言人斯特芬·赛伯特的口吻发表了一则“声明”:“总理认为,她被人打了一记耳光,多年来,她就像一只德国癞皮狗一样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中。”

一份2010年建档的美国国安局“绝密”文件显示,在柏林以及其他地方存在着一个“特别收集机构”,那是一个由美国中情局和国安局指挥的精英间谍团队。

这份绝密文件显示,这个团队的特工活跃在全球大约80个地点,其中19个在欧洲。巴黎、马德里、罗马、布拉格以及日内瓦等城市都在列。“特别收集机构”在德国有两个基地,一个在柏林,另一个在法兰克福。两个基地在安保方面都配备了很高水准的装备和非常有战斗力的人员。

“特别收集机构”的成员会在美国使领馆的掩护下工作,在那里他们被正式认可为外交官,因此享有特权。在外交豁免权的保护下,他们可以不受阻碍地监视和窃听,而且不用担心被捕。

躲在使馆窃听几乎在所有国家都是非法的,但这正是“特别收集机构”的任务,这有另一份秘密文件可以证明。根据这份文件的内容,“特别收集机构”用自己复杂的拦截着几乎所有流行的通讯方法的信号,包括手机信号、无线网络信号和卫星电话信号等。

必要的设备通常安装在使馆的上层建筑或屋顶上,它的外面会用屏幕覆盖起来,或者被伪装成一种当地风格的建筑,以免被人识破。

柏林显然就是这种情况。《明镜》周刊邀请英国调查记者邓肯·坎贝尔来评估使馆的设置。1976年,坎贝尔发现了英国情报机构GCHQ的存在。在他1999年所作的“梯队报告”里,他向欧洲议会阐明了全球监控网络的存在。

坎贝尔指出了美国大使馆屋顶上一些看上去像窗户的凹口。那些不是玻璃,而是一种被嵌入周围墙壁的绝缘材料伪装,这种材料可以被微弱的无线电信号渗透。坎贝尔说,拦截无线电信号的器械就隐藏在这些假窗户的后面。而“特别收集机构”的办事处就在同一间没有窗户的阁楼中。

坎贝尔的判断和《明镜》周刊得到的美国国安局文件十分吻合。文件显示,美国另一家大使馆中就有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是“特别收集机构”的办公室,房间里布满了各种电缆,一台插着数十个插头的“信号处理机”正在日夜不停地进行“信号分析”。

10月25日,美国国安局专家詹姆斯·班福德造访了《明镜》周刊柏林办事处,办事处也位于普拉茨广场,就在美国大使馆斜对面。班福德说:“在我看来,美国国安局的似乎就隐藏在大使馆里,那些外墙材料看上去和材的外层材料是同一材质。”

柏林安全专家安迪·穆勒·马格恩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如果要想窃听德国政府区域的手机,这的确是个理想的位置,”他说,“不管是窃听手机通话,还是拦截无线电发射塔之间的信号都很理想。”

显然,“特别收集机构”的特工在全世界都使用相同的技术。他们可以定位自己感兴趣的人的手机,然后拦截其手机信号。当《明镜》周刊记者试图采访美国国安局时,对方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特别收集机构”一直很小心地掩藏着自己的技术设备,尤其是使领馆房顶上的大型天线。如果设备被发现,他们会立刻以“绝密”为借口进行掩饰。因为这个秘密的曝光会严重伤害到美国和外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根据文件,“特别收集机构”也可以拦截微波和毫米波信号。有些项目,比如“观鸟者”旨在于境外破译加密通信,寻找切入点。“观鸟者”是一个由“特别收集机构”设在美国马里兰州的总部直接控制的项目。

随着互联网的重要性日益增加,“特别收集机构”的工作重心也发生了改变。根据其内部报告,大约80个分支提供了成千上万个接入网络的机会。该组织现在不仅能拦截手机电话和卫星通信信号,还能起诉犯罪的黑客。在一些大使馆,美国人在东道国的通信设备中有选择地植入了一些传感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